凛冬冬冬冬冬

沈荒=凛冬。

十八线文手,三流画手,游戏博主

bg,乙女向,更新随缘

FGO/我的英雄学院/FREE/奥雅之光/奥拉星/荒野行动

业余语c选手,大多女皮极少男皮

扩列走腾讯门牌号2359473910。

一时起兴写的不知道什么日常

鱼白其实很怕帝女心情不好,大部分的小脾气他都是笑嘻嘻包容着,心底里打着鼓生怕又说错什么话把媳妇给气回娘家,那他大仙的名号日后可怎么打着走江湖。

不过说起江湖,在那次死伤惨重的大战过去后,他和帝女隐居搬到这个靠海的小村庄里,曾经如白鹤逍遥自在的生活消逝在柴米油盐的琐碎里。轻狂的少年消磨掉自己尖锐的棱角,日渐沉稳下来担起生活的责任。他的江湖从广袤的山河大地高峰重崖,变作了屋子里左忙西忙不知道折腾些什么的紫衣姑娘。

昔日的天骄之女常常会因为不熟悉厨房而和自己赌气,午时鱼白提着一箩筐鱼回来,后院里冒着的袅袅白烟越过屋檐,他嗅嗅弥漫在空气里的味道,大呼一声不妙冲进去时,发现帝女正在对着一锅子烧焦的米发愁。

烧的火太大,焦了。帝女挽了挽袖子,秀眉低蹙隐约有股无名怒气。

鱼白放下箩筐,手接过锅盖放置在边上,哄着老婆替自己去剥鱼鳞,自己哭笑不得的收拾下烂摊子。

夙夙,我来,以后我来教你。大仙不知道干了什么,脸颊一侧抹着层煤灰略显狼狈,提了菜刀将于摁在地上摩擦,笑着对嘟囔着嘴嘀咕的帝女说道。

反正没关系,咱们来日方长嘛。

评论(16)

热度(32)